顾落

落桐无雪,秋梧如月。

【双花】一夏之光

1.
b市的夏天总是格外的长。
太阳的光芒刺眼无比,风吹在脸上都是热的,但是去离张佳乐家很远的那家大超市的路却很凉快。小道两旁的老树枝繁叶茂,郁郁葱葱,阳光透过枝桠,成了一个个金色的光斑。
张佳乐嘟囔着到了超市,走到生鲜区开始挑菜。
忽然,熟悉的旋律响起,张佳乐愣了愣。
是《盛夏光年》。

“张佳乐?”一个人从背后拍了拍张佳乐的肩,张佳乐寒毛竖起拿着手机本能后退五步。
“谁?”他一转头,就见一个少年颇为无语的看着他。
少年身高宽肩刺头,不羁的笑容自唇边扬起,耳边贴着一部黑色手机。
张佳乐愣了愣,看着少年,耳边同样贴着手机道:“孙哲平?”
对方的手机隐隐传来他略显稚嫩的声音,眼前的少年挂断电话,牵起他的手,带着他去坐火车。张佳乐第一次在没有父母的陪同下出远门,无比亢奋,一上火车,身体老老实实在孙哲平旁边,眼神却不老实的四处乱瞟。
孙哲平无语:“你没坐过火车?”
张佳乐理直气壮;“没自己坐过火车。”
孙哲平对初出茅庐的小少年的兴奋表示嫌弃。
简直比幼稚园的小屁孩还幼稚。
虽然他嘴角微微扬起,眼中还微不可察的露出一点笑意。
到了车厢,发现只有他们两人独霸这个四人卧室时,张佳乐忍不住兴奋,问孙哲平:“不会有其他人吧?”
孙哲平想了想:“应该没了。”
张佳乐疑惑:“为什么?”
孙哲平把他的黑色行李包往床上一扔:“启程时间快到了。”
张佳乐先是恍然,又皱起眉:“万一还是有人呢?”
孙哲平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他;“你去问售票员。”
张佳乐:“……哦。”
收好东西,张佳乐刚想问孙哲平吃什么,就见孙哲平从他那行李包拿出两盒泡面,还是老坛酸菜牛肉面,大桶装的。
张佳乐:“……”
你包里都是些什么。
孙哲平无视张佳乐的眼神,帮他也泡好面,径直扒了起来。
待到凌晨两点,两人已经躺在上下铺四面八方天南地北都聊了一遍——当然,两个死宅最后又绕回了荣耀。
“不要负隅顽抗。”孙哲平侧着身子枕着手闭目养神;“看看竞技场胜负率就知道了。”
这次没有传来想象中少年炸毛义愤填膺的声音,他有些好奇的睁开眼,就看到一张放大的脸,披头散发,眼神阴森。

孙哲平后来想,他那时居然没昏过去。

半响后,他按住怦怦直跳的心脏,嘴角抽了抽:“你有病吗?”
张佳乐不甘示弱:“你才有病!”
“半夜不睡觉起来吓人有意思吗?”孙哲平怒道,毫不犹豫把张佳乐按回床上:“睡觉!”
张佳乐也怒了:“咱俩不是一直在聊天?有睡觉吗?”有吗!
孙哲平噎了一下,然后拿出将军责骂手下小兵的气质:“睡觉!”
说罢,他躺了回去,任张佳乐在下头闹,左耳进右耳出。
一会儿,泄了气的张佳乐皮球就困了,睡了过去。孙哲平轻吁一口气。
还真是个能闹的主。

第二天清晨,张佳乐刚起床,就见孙哲平已收好东西,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还有十五分钟收东西的时间。”
张佳乐骂了声“靠”,麻溜的起床穿衣收昨天晚上的零食顺便把被子叠好枕头摆正。
火车铃声响起,两人对视一眼,相视一笑,走出车厢。
外头阳光明媚,鸟儿的歌声潆绕,微风拂过绿叶。
迎接他们的,是属于他们的盛夏光年。


2
“逃走 翻过围墙”
“我只能逃走”
“从教室里头”
“奔向自由 熟悉角落”
“有人在等我”
“有挑衅的笑容”
孙哲平把东西提到便利店柜台,付了钱,便听到熟悉的旋律。
是五月天的《九号球》。
“天空渐渐变红  影子爬满球桌”
“输赢没有结果  像人生 难以捉摸”
“也许我这一杆  又没办法进球”
“就像我的生活  一直在出差错”
“也许我这一生  始终在追逐那颗九号球”
“却忘了 是谁在爱我”
“却忘了 是谁在罩着我”
走出便利店,外头太阳太大,孙哲平眯了眯眼睛。

那时五月天的歌很火。
宿舍里,张佳乐总是抱着一部MP3,戴着罩头式耳机乐此不疲的一首又一首的听着五月天的歌,而他最喜欢的两首,便是《盛夏光年》和《九号球》。
那时张佳乐虽没有狂热到在宿舍里贴满各种五月天的海报,但每张新专辑都是第一时间去买。
当然,孙哲平估计他没敢在宿舍里贴海报的原因是怕被他不出三天就撕得无影无踪。
虽然他贴了他也不会撕。

某次过年,五月天的新专辑首发到孙哲平的城市,张佳乐羡慕嫉妒恨缠着孙哲平一定第一时间最好是凌晨给他冲过去排个一天一夜的队拿下那张新专辑。
里面可是有《盛夏光年》和《九号球》!张佳乐愤愤的隔着电话对孙哲平道。
孙哲平:……

年末,Q市(默认张佳乐的老家在Q市)下了一场大雪.
大雪纷纷扬扬,如鹅毛般翩若惊鸿的落下,张佳乐家楼下很快铺起了老厚一层雪。冬日的艳阳虽不暖和,但格外漂亮,晴空映雪,茫茫白雪也被镀了一层柔光。
彼时张佳乐正饶有兴趣的蹬在楼下看着一众熊孩子打雪仗,雪球自空中抛过,划出一条条弧线,令人接目不暇。孩子你来我往,嘻嘻笑笑,好不热闹。
“哎!谁!”张佳乐看热闹看得专注,全然不觉有一人悄悄靠近,还朝他砸了个雪球,凶巴巴的扭头,却见一抹熟悉的身影。
孙哲平依旧背着他的大黑色行李包,一脸笑意的看着他。
张佳乐愣了半响,冲上去就是一个熊抱,喜道:“你怎么来了?”
孙哲平稳住身子,把张佳乐从他身上拎起来:“最后几天我爸妈到处拜亲戚,嫌烦,就来找你。”
“是吗?”张佳乐喜洋洋,全然忘了眼前这位就是刚才一个雪球朝他砸过来的罪魁祸首,“今天来我家睡吧,我床很大的。”
孙哲平耸肩,“我旅馆都没定。”
语罢,他似是想起什么,把一直提在手上的小袋子递给张佳乐:“喏,你的五月天新专辑。”
张佳乐惊喜道:“谢了!”
孙哲平笑笑,全然不打算提他凌晨溜出去排了一夜的队才买到两张专辑的事。

那是他第一张,也是唯一一张五月天的专辑。
是张佳乐最喜欢的一张。

张佳乐抱着专辑,拉着孙哲平就往楼上跑,父母见儿子的好搭档来家中吃饭,也是热情相待。
好巧不巧,二月二十四日正好是张佳乐生日,一家人三口外带一个孙哲平喜气洋洋的吃着家常菜喝着饮料庆祝。
张父举杯:“祝我们乐乐又长大一岁!”
张佳乐有些不好意思:“爸,我都多少岁了,还叫我乐乐。”
张母瞪张佳乐一眼,但同时又夹了点菜到张佳乐碗里。张佳乐边讲战队里的趣事——随便拉孙哲平躺枪,一边偷偷瞄孙哲平。
怎么不和我说生日快乐。
欢欢喜喜到了晚上12点,一家人才睡下,孙哲平和张佳乐躺在床上,张佳乐见孙哲平把灯关上,安心躺在床上,刚闭上眼睛,就觉有一人握住自己的手;耳畔,一股热气轻声道。
“张乐乐,生日快乐。”


3
“我骄傲的破坏 我痛恨的平凡”
“才想起那些是我最爱 ”
“让盛夏去贪玩 把残酷的未来”
“狂放到光年外 ”
“一万首的MP3 一万次疯狂的爱”
“灭不了一个渺小的孤单”
“让我要 我疯 我要 我爱”
“就是 我要 我疯 我要 我爱 ”
“现在 盛夏的一场狂欢 来到了光年之外”
“长大难道是人必经的溃烂”
“放弃规则 放纵去爱 放肆自己 放空未来 ”
“我不转弯 我不转弯 我不转弯 我不转弯”
盛夏光年的旋律太过熟悉,张佳乐忍不住苦笑一声。
有些人,有些事,无需去想,便是经年不忘。
正如那年夏天,深深烙在他的脑海里。

夏末的雨格外的悠长。
天空中的阴云挥之不去,绵绵细雨拍打着宿舍窗子外的绿叶,飒飒作响,像是为谁而奏的挽歌。
张佳乐和孙哲平平日无话不谈,不谈不欢,不吐不快。但今日,两人背对着躺在床上,只听见泠泠雨声横在他们中间。
忽地,张佳乐感觉被子微不可察的被掀起一角,背后的热源逐渐远去。一阵窸窸窣窣之后,那人似是翻出什么东西,然后便是一声闷响。
孙哲平走了。
张佳乐猛地起身,在孙哲平的箱子里翻了半天。
一切都似原样。
只是少了一张五月天的专辑。
从那以后,孙哲平再也没回来过。
而张佳乐也没想到,自己也会有一天,头也不回的离开这里。



4
张佳乐选好东西,走到收银台。
现在也是盛夏光年,但却不似那个雨天。
阳光明媚,鸟鸣声声,绿叶盎然,生机勃勃。
真是的.张佳乐提着一大袋东西嘟囔,走四十分钟还提这么多东西回去是要逼死自己。
忽地,盛夏光年的旋律响起,张佳乐先是一愣,旋即靠着一棵树咬牙切齿的拿出手机。
“喂?”
“张佳乐你人呢?”
“走四十分钟到超市买调料给你煮火锅庆生。”
“哟,居然记得我生日?”
“废话。”张佳乐没好气,“我什么时候忘过?话说你人呢?”
“我?”
张佳乐见他拖长语音故弄玄虚刚想骂一个”人呢?”回去,却感觉手上一空。
一如当年,他猛地回头。
那人依旧是一抹不羁的笑容,一部黑色的手机贴在耳边。
岁月静好,阳光浅浅洒在他的面庞上,镀了一层金色的柔光。
“张乐乐,我来接你回家。”


———————
祝老孙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9)